湖南婚庆网(WAP手机版)
首页 > 选择方法 > 文化习俗

展示乡村美景 传承乡村文化

作者:婚礼顾问  来源:monta.cn  查看:2605

  “远景、近景、特写的镜头该怎么衔接?”“摇镜头时速度需要多快?”几个手持摄像机的普通农民正跟随授课老师的话语摆弄着自己手里的相机,这是近日发生在芦山县飞仙关镇“乡村之眼”影像纪录培训班的一个场景。

  提起摄影师,浮现在人脑海里的会是这样一个形象:专业、有范。那“乡村摄影师”呢?

  2007年,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把摄像机交给西部的村民,让他们自己拍摄纪录片,表达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乡村之眼”影像纪录项目就此诞生,同时,“乡村摄影师”也应运而生。

  2011年6月,“乡村之眼”公益影像活动在宝兴县、芦山县、天全县等地开展活动,不少来自乡村的摄影师包括樊翼和杨世贵都参加了此次摄影培训,从此他们与乡村之眼“结缘”。

  今年7月“乡村之眼”工作室落户芦山,这是完全由雅安人主办主导,多家国内基金会和专业社团提供设备、技术、培训的公益项目,“摄影师”想拍什么,看自己喜好、视角,用他们自己的眼睛,展示故乡传统文化和质朴的自然保护观。

  摄影可以像写小说一样的玩儿

  一个简单的单肩包,一身朴素的着装,晒得有些黝黑的皮肤,脸上带着可亲的笑容,这是来自天全县紫石乡的“乡村摄影师” 樊翼。

  原本只是一名普通农民的樊翼,而今多了一个 “乡村摄影师”的称号。截至目前,樊翼已经拍摄了三部纪录片。

  没有什么远大的愿望,也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一句简单的话——只想尽可能多记录家乡的人和事,淋漓尽致地概括了他酷爱“乡村摄影师”这个职业的根本原因。

  2011年,经朋友介绍,原本就爱好摄影的樊翼加入到“乡村之眼”影像纪录项目中来,他说:“在上里古镇经过一番培训之后,我才知道纪录片是什么,也才了解了纪录片的用途。”

  2014年,樊翼拍摄了第一部纪录片《天地人牛》。

  随后《生计》、《牛儿灯》相继诞生。

  就这样,樊翼从一个业余的农民摄影师到现在的专业乡村摄影师,凭着对摄影的热忱,他完成了从宝兴、芦山、天全等地的历史文化的记录。

  尤其是《牛儿灯》纪录片历经两年时间拍摄,纪录片的开头闪现这样的画面:冲天的犄角、铜灯般的双眼,全身黑缎似的光滑,在犁田人的吆喝下,“牛”喘着粗气似的,低着头往前使劲拉着犁……

  在这部纪录片的选材上,樊翼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牛儿灯是天全县思经乡一种独特的民俗艺术。相传起源于清代,每年正月初二,当地民间都会在街头、广场坝子表演卧牛吃水、牛打滚、老君骑牛、大禹耕田等舞蹈。牛儿灯需多人表演,一人扮牛倌,二人扮牛,乐器以锣鼓为主。表演者模仿吆牛、耕田等动作,再现现实生活中牛与人的亲密合作关系;唱腔以山歌为主,动作比较自由,是比较原始的表现劳动场面的舞蹈。”樊翼说,他之所以拍摄当地的传统文化,一方面体现牛儿灯在当地人人际间的纽带作用,表达当地人对牛儿灯的特殊情感。另一方面,如今很多人都不知牛儿灯是何物,普及成了重点,培养接班人是关键。他希望通过纪录片的展示让更多人了解这些祖辈遗留下来的文化风俗,推动这些古老文化的传承。

  纪录片中的每一段采访,每一行字幕,都是樊翼亲力亲为。虽然在制作的过程中困难重重,但是谈及自己做的纪录片时,他显得神采奕奕。

  近年来,樊翼一直在用自己的镜头记录着农村风土人情以及灾后重建的发展与变化。村里新村拔地而起、村民们一天的劳作,还有当地的一些历史文化传统……这些本会随着时间流逝的东西都因樊翼的摄像机而变成了永恒,“这也是农村的一种历史记录。”他这样说道。

  樊翼说,他想把自己拍摄的东西刻录成光盘给当地村民看,而刻录光盘的钱也是自己承担,究其原因:“你爱好的东西,和金钱无关。”

  一切始于对乡村故土的情感和社会责任

  竹林中憨态可掬的大熊猫在觅食;在新婚洗礼中开怀大笑的年轻夫妇……“乡村摄影师”杨世贵给记者传来的视频,透露出浓浓的乡土气息。

  其中第一段大熊猫视频是“乡村之眼——雅安大熊猫遗产地记录行动”的一部分成果。当时接触摄像机时间不长的杨世贵因看到了影像的力量,加入了“乡村之眼”,完成了一次大熊猫栖息地生活的展示。

  “家乡大熊猫遗产地有什么值得记录的东西?”加入“乡村之眼”的杨世贵梳理思绪:生活在大熊猫家园里,大熊猫的家,也是我们的家。我们讲述的故事,就是大熊猫遗产地的故事,就是大熊猫遗产地的文化和遗产。

  于是杨世贵镜头展现的大熊猫是温暖的、和谐的,充满了人文关怀。他以摄影为手段,通过影像的力量呼吁人们关注自然,保护生态环境和大熊猫,让青山绿水能永远伴随人类的美好生活。他认为一切始于对乡村故土的情感和社会责任。

  杨世贵拍摄的大熊猫或许最能诠释“乡村之眼”项目设立的初衷:将摄像机交给普通老百姓,让西部的农民,懂得自己才是保护环境、传承文化的主体。

  今年7月,“乡村之眼”工作室落户芦山后,作为机构负责人杨世贵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乡村之眼”已然从简单地借用影像超越语言的表达优势,帮助西部的农民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但对于雅安不少人而言还算是新生事物。如何让“乡村之眼”学员从自己拍摄经历中,敏锐地认识到了影像能发挥的力量?日后 ,如何让“学员”们能保持持久的拍摄热情?“我们的理想是让接受过培训的‘学员’因认识到影像的魅力,主动成为‘培训者’,再通过当地的公益、文化机构,培训更多有兴趣的本地人加入拍摄活动,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公益平台。”杨世贵若有所思地说,摄影这种方式是一种非常好的记录形式,它以非常写实的手法能够反映不同地域的人和生活,生动地记录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摄影是一种记忆,是地方文化脸孔的综合展现。在杨世贵看来,通过“乡村之眼”的系列活动,能够更加唤起广大民众对谈乡村优秀传统文化的热爱、传承,这就是值得坚持的理由。

  “乡村的人文历史需要进一步挖掘,环境保护要同时进行。”采访末,杨世贵表示,他们当下会做的是让新落户芦山的“乡村之眼”,深入挖掘雅安乡村文化资源,将其作为文艺创作的主元素,让各地文化得以永久传承。这种传承的力量或许正是点滴改变和保护家乡传统生态、文化的火种。

  雅安日报/北纬网记者 石雨川

  相关链接:

  “乡村之眼”是由多家植根于中国西部乡村社区的机构共同合作完成的一个公益影像计划。该项目旨在帮助用当地人自己的视角,记录中国西部的乡村传统的文化与自然保护模式、面对的冲击和变化,以及村民们如何通过参与式的方法探索解决方案。通过项目的开展,建立乡村影像交流传播的平 台,让社区村民得到启示及自我教育,认识传统文化的价值;同时,让城市人通过“乡村之眼”开始了解当地社区参与的自然保护及其价值,重视保护与发展并存,留住美好自然。这也是对人与自然和谐、建设新农村的有益探索。

上一篇:传统结婚铺床习俗文化详解
下一篇:张家界民俗文化活动月启幕 再现“六月六”傩面祭祖风俗
联系我们|广告服务|版权申明|免责申明|网站地图
湘ICP备15020024号-2